页面载入中...

“二月二”为什么是“龙抬头”? 除了理发还有这些

admin 免费一圾片丨在线观看 2020-03-04 978 0

  原标题:日媒:中国“春运”的变与不变

  日本雅虎新闻网1月13日文章,原题:今年中国的“春运”也将上演火车票争夺战 

  事实上,浅薄的自由主义式套路,也将会随着正典与负典秩序的激烈碰撞而粉身碎骨,这恐怕也是作者将以赛亚·伯林的“消极自由”这一论域单独予以评述的原因。但是,在马克·里拉描述的欧洲新危机中,正典秩序和负典秩序又将依靠何种“战争法”对决?伯林式的“消极自由”还能行吗?

  已过去但并不久远的事实可以看出,伯林式负典拯救计划和方案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也因此,读者千万不要低估作者讨论“犹太问题”的重要性。在这个让世界政治波云诡谲、让很多民族备受灵魂和肉体奴役的问题上,作者围绕赫尔曼·科恩、罗森茨威格、以赛亚·伯林、沃格林、施特劳斯以及隐而不彰的斯宾诺莎、海涅等犹太思想家予以梳理,他意在指出这个塑造世界现状,但自身也遭人嫉恨且命运多舛的族群更应该学会接受基于“生命”——这一无可更改的自然属性所赋予的一切,而不应该自怨自艾,尤其不应该自我厌弃。事实上,在它自身最古老的源流处,可以找到召唤骑士对抗异教的秘术。当然,这个使命不可能由腐坏堕落、施行欺骗的染匠们完成。

  这是一本精妙的,对观念史脉络进行了直指本质的耙梳,具有强烈的史诗气度。正是因为时间的跨度太大,作者使用了星际穿越式的手法,即站在一个漠不相关的、类似“上帝”的视角,看待知识界的染匠们制造出的各种各样的“灾难”现场。他对这些“灾难”形成的不可避免性进行了透彻的责任划分:正是一以贯之的正典,塑造了虚伪的尘世逻辑和权力意志,他拒绝和这个正典秩序和解,他也完全看不上这种和解。

  但星际视野的冷漠并没有掩饰住作者的真正关怀: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二月二”为什么是“龙抬头”? 除了理发还有这些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