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两区三带多点一圈:北京市文旅融合规划正在起草

admin 日本大片 2020-02-19 388 0

  “我们现在距离小说所描述的世界看似相距甚远,但是我们在看未来前需要先回顾、审视历史:1968年英国科幻小说家亚瑟·查理斯·克拉克为斯坦利·库布里克写下当年电影剧本《2001年太空漫游》,描述仍是50年后的今天我们热议的太空旅行和人工智能主题。”李滨认为这便是作家与艺术家为科学家带来巨大灵感的体现。李滨又以乔布斯与沃兹为例,感叹文科生与理科生的跨界融合所产生的巨大社会效用。在三者看来,文学的浪漫理想填补了理性思维的想象空缺,而富有逻辑的理性框架也为科幻文学成为现实埋下伏笔。

  人工智能发展是必然趋势,李滨指出“它会建立在为真人服务的基础上逐渐适应人的情感需要,但人工智能暂时还处于‘弱智能’阶段,不能实现完全理解人,它仍是所有科学工作者前行的信仰与动力。”我们更期待文学艺术工作者能在不断摸索虚拟与现实的边界中创造出的超越现世的思考与想象。

  在这场自嘲为“文科生与理科生的对谈”前,晓航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

  [对话]

  我个人阅读面很广很杂,以前读书都是根据喜好而变。但是近年来越来越深感书海无涯,泛滥读书很容易蜻蜓点水,发一些大而无当的空疏之论。资中筠先生在为周有光先生一本书所写的序言里说,“在高层次上各种专业知识是可以融会贯通的”,“深钻一门或多门专业,那么条条大路都可以通向人类发展的规律。这是我体会的周老做学问和追求真理之道。”我觉得资先生的话说得非常好,所以自己近年来努力由博转约。最近两年我集中精力阅读日本近代史,同时旁及日本文学、文化,希望更深入地理解日本。新书《国家的启蒙》就是这种努力的结果。

  不同的作家作品对我的影响是不同的,很难说哪一位对我影响深远。例如,以文字论,我喜欢王鼎钧、高尔泰、野夫等先生的作品,他们都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以思想论,我喜读吴敬琏、余英时、李泽厚等先生的作品,它们思想深邃,论述缜密,值得反复阅读,深长思之。

admin
两区三带多点一圈:北京市文旅融合规划正在起草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